青未了丨深秋赶个城里集

admin 28 0

深秋赶个城里集《原创》

尹燕忠

青未了丨深秋赶个城里集

秋天了,天凉了,蝉不知不觉间逝去了叫声,伴着东方升起的光,蛐蛐儿弹拨起了琴音。秋天里赶个城里集去,玫乡大集几经迁徏,过去在老文庙,后在新集财源街,现在就在玫瑰湖东侧,也不孬。

这个新迁集名叫何名,还没有名,也都惯称为平阴大集吧,说到取名,也有意思,都好找有点官职的,甭管在职不在职,别管有多大内涵文韵呀,反正有些动静的人都“忽拉”找来了,摇头晃脑的什么“兴城”呀,什么“振兴”呀,不一而足,老百姓不管这一套,久了就叫起来了,岂管其奶奶样爷爷样呀?

青未了丨深秋赶个城里集

这个县城大集南北足长里半地,往东有几个枝杈,可从府前街插入,可从财源街挤进,也可从翠屏街东西奔去。大集很宽阔,得有30米余吧,南头向西有三个街伸出去,直接“锦水河”,水面清亮,芦苇摇曵,小鸟鸣啾,赶集者不管闲事,只管买卖,只管打价还价。

街尽北头是鸡鸭鱼鹅鸽子市,东从东关街流入,西从盆王进击,这路宽阔,摆上摊也可进车,有点挤也正常,赶集赶集么。集就是集中,可是有人也赖皮,把车停在路当央,有人站路中间在闲聊,真沒眼色,引人侧目。南北大集共摆三趟摊位,路两侧各摆两溜,路中摆一溜,北边有文物、小吃、遛鸟类,中间有菜类,可真繁盛,茄子、瓜果梨枣类,也有金鱼戏其间。紧南头也在赶大城市的浪头儿,一个古朴的木制牌坊杵在那里,上书“平阴农贸市场”几个大字,大有济南芙蓉街之气派吧,紧邻其的有大车运来的梨、苹果、桃、葡萄等,气派大些,哼三哟四的,有帅哥有美女挑头在卖,可扫码可现钱交易,也可讨价还价,不时有红唇翘臀的站街女一边买上一小兜水果,一边削着吃,一张嘴,脸变些形,白齿利刃在吞噬一个完整的红苹果,脂粉也在撒泼下来。吃尽管吃,也不时四顾,秋波扫射,怒视抑睥睨什么,靠了打扮靓丽年轻的优势么?

青未了丨深秋赶个城里集

一个老头满脸的皱子在喊,买桃了,吃桃了,好吃不贵喽,还有嫌贱烦好吃的么?我西一望,他摊上的桃有些小有些瘪,略红,我忍不住笑了,心服其乡土味的口才,可笑那个商品没长上个俏模样儿,但也别说,有的桃子样不济可真中吃,信不?

从府前街进集市,路北有卖金帅苹果的男人有五十多岁,憨厚中透着机智,草果白黄透亮,说是金帅,二元一斤,刘云买了几斤。

买些水果带回去,赶集买东西,也看大风景,男女老幼都在这天上了集市大舞台展演一下子哩。有个半大汽车在集市南中央安营扎寨,搭起了帆布棚子,一个小伙面皮黑红,茂盛着一头短短的发,双眼叠皮,老实加聪慧的范儿,几个风韵半老徐娘在买他的豆腐皮,他熟炼的过磅秤,忽又撕下一半块,唉,高高的吃去哟,咹,嗯嗯。女人在与他调笑,他说,太苦了,干十多年了,等小孩上完大学就不干了。他脸上掀过一层苦涩。女人妖冶地说,你不干了,俺咋见你,又咋吃你的鲜豆腐皮哟。小伙子说,你做我吃你的行不?女人用眼瞅瞅,走了。我说,你有五十了么?他说,才48,长得像58。我说你就像那38,就像向阳花,哈哈大笑。

青未了丨深秋赶个城里集

我赶完集要回去,向东走去,妻在买小虾,买了17元的。我看到了一个大铁盆子里有一大一小的王八在伸头夜猫,我说买小的多少钱?那个黑汉子说,都是野生的,咹,小的15元,大的120元。妻不让要,说好给龟打架。

这个县城集从南到北,从东到西走几个路叉子巷道,还能寻觅出过去的一些味道来呢。

青未了丨深秋赶个城里集

尹燕忠,中国散文学会会员、中国西部散文学会会员、山东省报告文学学会会员、山东省散文学会会员、济南市作家协会会员、《青年文学家》杂志社泰安分会理事,被平阴县档案馆聘任为荣誉馆员称号,被济南市文化局等评为文化馆员。曾在《济南日报》《济南时报》、中国西部散文选刊、《齐鲁晚报、齐鲁壹点》新锐壹点号原创、达人,《洛阳晚报》《泰山文化》《大汶河》《楚风》《青年文学家》双刊号《黄河文艺》双刊号、《山东工人报》《神州文学》《齐鲁晚报》壹点号《清泉录》、作家出版社《国庆征文选》等发表作品,在中国文化精英专刊上发表传记,小说《方河的婚事》在“鲁王工坊杯”首届小小说大赛中获得济南日报报业集团、莱芜鲁王工坊锡雕艺术研究院三等奖,报告文学《美丽的毕庄脱贫记》被济南市文学艺术联合会评为优秀奖,2021年7月,散文《采访写作秦三烈士传略》在“红遍济南”庆祝建党100周年红色资源采风创作活动中被济南市文联、济南市作家协会评为三等奖,小说《梅花》被评为玫瑰文学奖,并多次获奖。

壹点号 尹燕忠

找记者、报道、求帮助,各大应用市场下载“齐鲁壹点”APP或搜索微信小序“壹点情报站”,全省600多位主流媒体记者在线等你来报料!

青未了丨深秋赶个城里集

  • 评论列表 (0)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