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的蔬菜价格,是谁在操控?

admin 20 0

最近,我的一位朋友,看着父母发来的一顿家常饭,感慨万千。

那顿饭,不过是一盘凉拌金针菇,一盘西红柿炒蛋,还有一份尖椒炒肉丝。

我说,这有什么稀奇的,不是很普通的菜吗?

他说,你知道吗?这金针菇8.88元5斤,来自江苏;番茄1.48元/斤;青椒3.98元一斤,来自山东。

中国的蔬菜价格,是谁在操控?

他接着说,你知道吗,小时候我们北方人冬天都只能吃萝卜白菜,而现在可以以如此便宜的价格,吃到来自全国各地的蔬菜。

仔细一想,还真是如此,那些冬天抢购萝卜白菜的场景,更是历历在目。

中国的蔬菜价格,是谁在操控?

人们为什么要囤菜?最直接的原因就是:冬天没有新鲜菜可吃。

有数据显示,1980年以前的中国,人均蔬菜消费量少得可怜,差不多每人每年50kg左右,和越南不相上下,几近垫底。

中国的蔬菜价格,是谁在操控?

但到2017年,人均蔬菜消费量已经超过350kg,甩第二名韩国差不多1倍的数量。

如今,北方人已经很少囤菜,少有的一些人,也只是因为过去贫苦的习惯难以更改。

但吃菜,早已经不是什么难事。

甚至,回看这种夸张的买菜方式,已经成为了现代人茶余饭后的笑梗。

中国的蔬菜价格,是谁在操控?

为什么中国人吃菜问题会发生如此翻天覆地的变化?

事实上,这一切都离不开一双看不见的手,在背后运筹帷幄了30多年。

而“计划”的开始,要从一袋黄瓜说起。

01

1988年的春节,王乐义的堂弟带给他了一份礼物,一袋两斤顶花带刺的新鲜黄瓜。

新鲜黄瓜不稀奇,稀奇的却是在隆冬三月吃。

那会儿,对于大部分北方老百姓来说,冬天除了大白菜,就是土豆胡萝卜,家里动辄就得挖一个地窖来囤积整个冬天的蔬菜。

中国的蔬菜价格,是谁在操控?

上世八十年代,中国北方居民冬季采购冬储大白菜

王乐义看着得来不易的黄瓜,脑袋里开始盘算起来。

10年前,他当上了三元朱村党支部书记,那时的三元朱村,土差水少,粮食不收,蔬菜不长。

为了改变现状,农民出身的王乐义四处奔走,甚至亲自拜访当时山东农学院的专家,最终确定了“东岭苹果西岭桃,南岭山楂带葡萄”的规划。

三年见果,四年见效益,到1986年,有的农户年收入已经达到五六千元。

温饱虽然已解决,但距离致富还差得远。

多年以来,王乐义一直在寻找突破点,而这袋黄瓜突然给了他灵感。

他迫不及待地找到了时任寿光县委书记的王伯祥,说出了还未成型的计划:“我们用大棚种菜吧!在春节前后生产出黄瓜、辣椒、西红柿这些菜,如果能够成功,肯定能卖钱!”

其实,在此之前,山东地区就已经有零星的蔬菜大棚。

但这种大棚用塑料薄膜覆盖,又矮又小,只能种植一些叶菜。

最关键的是,农户得“烧煤加温”,效率低下且不说,还十分浪费,粗略计算,一个大棚冬天要烧掉5吨煤。

成本摆在面前,推广自然不易。

王乐义却决定迎难而上,进行改造。

书记王伯祥得知他的这个想法后,非常支持,私下里也一直积极地帮他打听相关资讯,听说北京海淀有人用大棚种四季豆很成功,以王乐义为首的一行村干部立即决定前往请教。

中国的蔬菜价格,是谁在操控?

向农民了解情况的王伯祥书记 (右二) 图源 新华网

五百多公里的路程,在那会儿,也得赶一天一夜的时间。

但这一趟路,没白跑。

经验丰富的农艺师傅,一下子就给他们指出问题症结:大棚结构不合理,保温不好,光照不足。

寿光的大棚墙体太薄,仅有30厘米厚。冬天最冷的时候气温能逼近零下20℃,墙体冻透了,棚内再烧煤加温也不会暖和。

王乐义茅塞顿开,也就是从这一次起,他开始带着村干部前往辽宁、河北等不同地方学习。

北京的蔬菜大棚用钢架和玻璃搭成,成本高。辽宁瓦房店的蔬菜大棚是塑料膜大棚,背靠山体可避寒,棚面还朝南阳光好,加上晚上覆盖草帘增强保暖性,成本要低很多。

在一次次外出考察学习的过程中,他们将对方好的做法和经验集中起来,借鉴消化,根据本村的自然条件反复试验,不断改造升级,针对寿光原来烧煤的大棚进行了五项技术改革。

中国的蔬菜价格,是谁在操控?

最早的冬暖式大棚

技术逐渐成熟,王乐义觉得动员农户进行反季节蔬菜种植的时机到了。

然而现实却是,应声者少,反对声高。

村里老一辈人没有见过“冬天有黄瓜”,加上一开始建棚投资大,多数人都不相信仅靠日光就能种植的大棚。

就像热播剧《山海情》中专家教村民种双孢菇一样,福建来的教授虽然带来了种蘑菇的技术,但前期投入大,村民不了解,没人敢轻易尝试。在村干部的多次动员下,也只有村干部的弟弟德宝决定试一试。

影视映照着现实,1989年,三元朱村只有17名年轻的党员愿意带头。

中国的蔬菜价格,是谁在操控?

1989年,王乐义(右)召集村里党员推广大棚蔬菜种植 图源 新华社

他们冒着风险铲掉正在生长期的玉米,腾出建棚的田地。村里向银行贷款、17位党员找亲戚借钱,每人投入了可建5间瓦房的6000元钱,建起了17个冬暖式大棚。

2个月后,第一批种子播了下去。

那一段时间,有人每天拿着卷尺测量瓜苗又长了多少,连晚上都睡在大棚里。

几个月后,大棚里终于长出水绿的黄瓜,和当初王乐义堂弟送他的那袋一模一样!

中国的蔬菜价格,是谁在操控?

临近年关,猪肉价是2块一斤,而他们种出的黄瓜,一斤就卖到了10元、12元,供不应求。

三元朱村出了首批万元户。

第二年不用动员,全村一下子上了180多个大棚。

有了成功的先例,冬暖式大棚在三元朱村迅速铺开,17名党员干部分工片包户,手把手指导村民生产。

一年下来,全村银行存款达到了128万元。

农民的钱包鼓了,餐桌上的菜品也丰富了,而“冬暖式大棚”在三元朱村里的星星之火,却才刚刚开始燎原。

02

1990年,县委下了文件,决定成立王乐义等人在内的5人领导小组,在全县推广大棚技术。

5人一队,他们跑遍县里24个乡镇,针对建棚、选种、育苗、种植,每一项技术都有专门的文件,分发给各村的科技主任。

这一年,寿光县建起了5000多个蔬菜大棚,培养了大批技术人才。

仅仅过了一年时间,茄子、番茄、黄瓜等各种蔬菜,已经在大棚里热火朝天地种了起来,大棚数量翻了5倍,增加到2.5万个!

在实践中,大棚技术也得到了进一步升级,从原本棚外取土垒墙的模式,演变成内部挖土,蔬菜长势愈发喜人。

中国的蔬菜价格,是谁在操控?

1992年,王乐义(左)和技术人员探讨大棚改方案 图源 新华社

1991年,参加全国农村经济工作会议的275名代表听说了三元朱村的大棚蔬菜,都跑到村里去参观。

临走前,每个人都巴不得立即带走一个技术员。

从17个示范棚,到整个寿光县2.5万个蔬菜大棚,三元朱村在全国火了。

很多地方政府领导带队到三元朱村考察,问他们“借”人,一批又一批的技术员像种子一样撒向全国,最多的时候4300多名技术员分布在全国26个省、市/直辖市、自治区传授技术。

中国的蔬菜价格,是谁在操控?

三元朱村蔬菜大棚示范区

但种菜的人多了,产能就开始过剩,价格也大幅缩水,其结果便是“菜贱伤农”。

早在1983年,寿光县就发生过类似的事。

那一年有2500万公斤的大白菜卖不出去,农民只能眼看着烂在地里,最根本的原因其实就是没有销路。

农民们,展开了一场影响深远的自救。

彼时,恰好寿光紧邻30万人的胜利油田,一些农民就决定把菜摆到公路边,卖给过路的石油工人。

于是,一个蔬菜市场自发地就形成了。

第二年,政府在此基础上正式投建了一个占地20亩的九巷村蔬菜批发市场。

随着三元朱村大棚技术的普及,原先那个小菜市场的容量开始有些捉襟见肘,管理也早已经跟不上,出现了很多掺假使乱、欺行霸市的乱象。

中国的蔬菜价格,是谁在操控?

30年前的寿光蔬菜市场

1993年,政府下发“整顿蔬菜批发市场改进市场管理”的红头文件:对市场周围各类蔬菜经营单位整顿;规范市场收费标准;对市场工作人员重新定岗;设立举报箱、举报电话;

八年之间,针对规范、扩增九巷村蔬菜批发市场的文件至少有7份。

1994年,九巷村蔬菜批发市场已经扩展到了占地450亩,而各乡镇、村也逐渐出现了直接到村、到户收购蔬菜的批发商。

寿光蔬菜开始做得有模有样起来,整个蔬菜产业也初具雏形。

1995年,寿光在全国开通了第一条到北京的“绿色通道”,针对运送本省生产的蔬菜、水果等鲜活农产品的车辆,政府都将给予减免通行费的优惠。

这极大地促进了寿光蔬菜产能向外输出,而后相继开通哈尔滨、湛江的“绿色通道”,进一步为寿光蔬菜打开了销路。

寿光大棚菜开始在全国出名,1998年甚至登上了中央新闻联播,吸引了全国各地更多的蔬菜经销商。

之后寿光的发展,像是按下了快进键。

源源不断的外地菜进入到寿光市场流通,蔬菜品种越来越丰富,450亩的市场面积也变得不够用了。

2009年,九巷村蔬菜批发市场搬迁至寿光市区西北部,占地3000亩,改为寿光农产品物流园。

中国的蔬菜价格,是谁在操控?

园区规划较之前更加合理和人性化,仅交易区就划分出5个交易中心,不同的时间点,交易不同产地的蔬菜。

除此之外,每个摊位的顶部都清楚地标注了蔬菜品类和经销商的名字,卖出的菜在出口处过秤,直接显示净重量,省去了减掉车身自重的步骤,节省了时间。

2011年,国家商务部批准在寿光农产品物流园里建设全国蔬菜价格指数形成中心。

这是国内第一个通过政府批准的,能够为国家发布有关蔬菜建设政策相关信息提供参考依据的中心。

中心里的价格指数通过物流园蔬菜交易的大数据由系统核算,再发布出来。

菜农、批发商们再也不用因为变幻莫测的市场波动而迷茫,“寿光蔬菜指数网”上每天都会更新每种蔬菜的价格及季度、年度走势,为他们的生产提供参考。

中国的蔬菜价格,是谁在操控?

寿光农产品物流园俯瞰

而对于农产品物流园辐射不到的地方,寿光建设了专业市场40多处,集贸市场196处,还在村边地头设立了575处规范的小市场,做到了真正的“棚里摘,棚外卖”。

几十年间,寿光的蔬菜种植面积扩大到84 万亩,四分之一的土地都用来种植蔬菜,成为名副其实的“中国蔬菜之乡”。

如今的寿光人,再也不必苦恼吃不上“冬天的黄瓜”,还将这“冬天的黄瓜”变成致富的财宝。

中国的蔬菜价格,是谁在操控?

鳞次栉比的蔬菜大棚——中国蔬菜之乡

故事到这里,似乎可以画上一个完美的句号。

然而,仔细解读寿光蔬菜产业的发展,你就会发现,在这背后一直都有一双手,为身处时代洪流中的人们拨开迷雾。

而山东寿光,也正在被委以更加艰巨的历史重任。

03

顺潮流而行者,成大事。

1988年,农民王乐义因为一袋黄瓜,建起了“冬暖式大棚”,走上了一条致富路;

但他不知道的是,推动他前进的那双大手,也在那年徐徐展开;

1988年,中国的“菜篮子工程”被正式确立。

中国的蔬菜价格,是谁在操控?

彼时,中国北方居民吃菜难的问题由来已久,“冬暖式大棚”的横空出世,给这个悬而难解的问题撕开了一个口子。

之后寿光的发展,每一步都离不开国家这双手在背后推动,自从“冬暖式大棚”被推广后,像寿光这样的蔬菜基地全国已经建立了580多个。

至此,“菜篮子工程”也终于走到了最重要的一步——建设全国大市场大流通格局。

分散的蔬菜基地终究无法做到生产所有品类蔬菜,彼此隔离还会产生巨大的信息差。

而国家这双看不见的手,正在悄无声息地将各个地区的蔬菜市场,由点连成线,再织成一张密密的网,覆盖在中国大地上。

蔬菜价格信息是时间上的线,决定着农户对蔬菜供需关系的预判。

1995年,农业部在全国范围内选定23家顶点鲜活农产品中心批发市场,接着将28个大、中和主产区的33个农产品批发市场价格信息联网。

4年时间,全国已经初步形成了以中心批发市场为核心,链接全国各地生产基地和零售市场的稳定市场体系。

中国的蔬菜价格,是谁在操控?

“绿色通道”则是空间上的线,决定着消费者对新鲜蔬菜品类的选择。

第一条公路“绿色通道”由寿光至北京开通后,相继又开通了寿光—哈尔滨、海南—北京与海南—上海这3条,贯穿了全国18个省、市/直辖市、自治区。

到2005年,全国“绿色通道”已经形成“五纵二横”的格局。

如今,“绿色通道”早已扩大到与之平行的高速公路,再加上铁路的飞速发展,铁路与公路的组合,一个像大动脉一样输送长距离,一个像毛细血管一样联通小范围,辐射着整个中国的边边角角。

中国的蔬菜价格,是谁在操控?

580多个零散的蔬菜基地,被时空交错的线串在一起,逐渐聚集成我国6大蔬菜优势区域。

这些区域因地制宜、协调发展,栽种不同蔬菜,形成不同档期,无论四季变化,总能为全国百姓的餐桌提供一份菜肴。

中国的蔬菜价格,是谁在操控?

来源:地道风物

冬春时节,是“华南与西南热区冬春蔬菜”和“长江流域冬春蔬菜”最忙的时候,它们跨过长江黄河,去往北方。

江苏,是南方最大的“菜篮子”,太仓的白蒜、武进的胡萝卜、无锡的茭白、宜兴的竹笋等,是这里的蔬菜代表。

广西,则是华南与西南热区的“菜界翘楚”,这里有26个国家蔬菜产业重点县,博白的蕹菜、田阳的番茄、荔浦的芋头、平乐的茨菇都别有一番美味。

海南,作为我国唯一全部辖区属于热带海洋气候的省份,却是种植冬春蔬菜的一个天然“温室”。

每当北方最冷的时候,三亚的豇豆、澄迈的苦瓜、海口的番椒、文昌的长辣椒、昌江的小尖椒、陵水的黄灯笼椒则长途跋涉送去一份南方独有的“热情”。

中国的蔬菜价格,是谁在操控?

广西百色市田东县祥周镇中平村蔬菜生产基地 来源:新华网

而到了夏秋时节,就轮到“黄土高原夏秋蔬菜”、“云贵高原夏秋蔬菜”和“北部高纬夏秋蔬菜”上场了,它们走出高原,下到江南。

此时的北半球,日照充足,昼夜温差大,最适高原蔬菜生长。

兰州,从高原夏菜种植区中脱颖而出。

每年5到10月,是杭州、上海、广州等地最难熬的“苦夏”,但兰州的菜花、娃娃菜、西兰花、甘蓝将为南方带去高原蔬菜的清爽。

还有云南的萝卜、大白菜、菜豆,新疆、内蒙古的番茄、辣椒、黄瓜和洋葱,这些遍地开花的“菜篮子”,与“黄淮海与环渤海设施蔬菜优势产区”一起,构成了全国农产品大市场大流通格局,去往千家万户。

中国的蔬菜价格,是谁在操控?

宁夏固原市原州区彭堡镇姚磨村村民在蔬菜基地收获圆白菜 来源:新华网

而山东寿光,便是这冬季南菜北运、夏天北菜南销中重要的一环。

结尾

如今,“菜篮子工程”已经鲜少提及。

人们只知道,冬天的北方菜桌上,不再只有萝卜白菜,夏天的南方也能尝到不同风味;

人们也只看到,2020年疫情中的武汉,一方有难,八方支援,山东寿光、河北邯郸、安徽合肥、甘肃兰州等等地区,带着一车车祈愿和祝福的新鲜蔬菜,火速前往。

中国的蔬菜价格,是谁在操控?

图源 新华网

人们以为,这只是消费升级。

是时代变了,人们有钱了,可以随时随地买新鲜蔬菜了。

殊不知,“菜篮子工程”已经形成了“市长负责制”。

也就是说,全国600多个城市,每一位市长上任,都要自觉接过前任手中“菜篮子工程”的担子,要守护一方百姓吃上心菜,且列入政绩考核。

这件事,早已变成了一种传承。

吃菜这件小事,为何要如此大费周章?

我想,吃菜虽然是一件小事,但却能给每个人带来实实在在的幸福感,这种幸福感来源于能吃得到,能吃得起。

但吃菜同样也是一件大事,当灾难或者战事突然来袭,粮食和蔬菜就成了普通人最基本的依赖,是踏踏实实的安全感。

而一个国家的强大,便是在不知不觉间,让他的国民于小事之中获得幸福感,于大事之中获得安全感。

人民富足,则国富强,反之亦然。

  • 评论列表 (0)

留言评论